国产大型飞机首航空制造业强信号

2017年5月5日14时,中国首架自主研发的单通道干线客机首次在上海浦东机场4号跑道离开地面,开始了一个半小时的首次飞行。

这也成为一个象征性的时刻,中国再次试图影响航空空作为一个制造大国的地位。

一年半前,当注册号为B-001A的飞机首次出现在位于浦东朱樵制造基地的制造商中国商用飞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商用飞机)的工厂时,全国也兴奋不已。但是在那个时候,还不知道飞机第一次飞行的时间和市场前景。

然而,当这架白车身绿尾飞机跟随外国“前辈”的轨迹起步、加速并从地面起飞时,似乎有更多的理由相信,中国航空空制造业实际上已经向第一集团迈进了一步。

在C919新阶段的13: 49,C919在拖拉机的牵引下开始滑向跑道的预定起飞点。

第一次飞行的总指挥在13: 50宣布第一次飞行仪式正式开始。

按照既定程序,首飞评估小组宣读首飞评估意见,随后中国民航华东管理局局长蒋怀玉空向C919总设计师吴光辉颁发了特殊飞行执照。

在第一次飞行的总指挥签署了第一次飞行的批准函之后,在第一次飞行的副总指挥吴越报告了第一次飞行的准备情况之后,总指挥发布了允许第一次飞行的命令。

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的首次试飞,C919第一架原型机于15: 15左右开始降落,并于15: 19左右在浦东机场第四跑道着陆。

第一次飞行的总指挥宣布C919的101飞机首次飞行耗时79分钟,最大飞行速度为每小时315公里,最大飞行高度为3000米。第一次飞行任务成功完成。

根据记者在第一次飞行现场看到的情况,C919在民用客机飞行中照常起飞后没有收回起落架。根据中国商用飞机(China Commercial Aircraft)技术团队的声明,首飞更具仪式感,让每个人都知道飞机可以安全起飞和降落,整个过程的安全性是第一位的。

因此,对于像第一次飞行这样的短距离飞行,如果起落架不缩回是没有问题的。

此外,不缩回起落架还可以防止起落架不能缩回和放下的情况,并且还可以在起落架处于降下构型时测试飞行性能。

负责试飞的机组人员是由COMAC自己组建的专业试飞员团队。蔡骏机长、副驾驶吴欣和观察员钱进都毕业于美国国家试飞员学校,总飞行时间超过1万小时。

两位飞行测试工程师,马飞和张大伟,都毕业于南非试飞员学院,并具有固定翼飞行测试工程师的资格。在中国第一架自主研发的支线客机ARJ21的研制过程中,他们参与了包括自然结冰和高空飞行试验在内的许多关键试验项目。

中国商业航空公司表示,通常乘坐首班飞机的飞行员必须是经验丰富的试飞员。试飞员不应被外力强迫进行第一次飞行。

由于ARJ21飞行测试工作更加依赖外部资源,它已经开始培养一个更成熟的飞行测试团队,能够完成第一次飞行,这也表明COMAC正在逐渐走向成熟,并逐渐开始与世界顶级航空公司空制造商相匹配。

新型飞机的首次飞行对新型飞机具有特殊意义。它不仅是一系列工作链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例如将想法变为图形,将图形变为物体,以及物体能够飞行,而且是新模型从静止到运动的转折点以及新模型诞生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据COMAC技术人员介绍,新飞机的首次飞行也是新飞机的首次试飞。试飞员将首次评论飞机的运行和稳定性特征、起飞和着陆性能、动力装置和驱动设备。

今年下半年第二架飞机首次飞行的成功也标志着这款9年的单通道干线飞机从研发阶段到飞行试验、适航认证和最终交付阶段的开始。

中国民航空局于2010年接受C919型证书申请,全面开展适航检查。

2016年,欧洲航空公司空安全局(EASA)接受了C919型证书的申请。

C919大型客机首飞成功,意味着中国在民用飞机技术集群方面取得突破,形成了中国大型客机发展的核心能力。

美国航空公司空周刊亚太区负责人白光远告诉记者,第一次飞行后,C919仍有大量工作要完成,最大的挑战是满足欧美适航认证,这也是飞机销往西方国家并运行的关键。

中国商用C919大型客机专家咨询小组成员、ARJ21-700前总设计师吴兴·施表示,在试飞前,他将完成开发试飞,然后提交中国民航空适航机构进行试飞。其中还有其他适航性认证和验证,最终他获得了型式认证并获得了上市许可。

在吴兴世看来,中国商飞也要提前做好批量生产的准备,同时做好客户服务的各种准备工作。吴星石认为,中国商飞还需要提前做好大规模生产的准备,同时做好客户服务的各种准备。

目前,先进的民用飞机将在一年前为客户做好所有的工作。

同时,有必要通过高效、安全的飞行记录进入市场,实现未来客户服务的发展。这条路仍然很长很艰难。

根据中国商飞公布的计划,C919项目将进入研发测试和验证测试阶段。

C919开发批次将总共投入6台试验机进行飞行试验,并将在失速、功率、性能、稳定性、飞行控制、结冰、高温和高冷等方面进行全面的飞行试验。

同时,对两个地面试验平面分别进行了静态试验和疲劳试验。

第二架测试飞机也计划在今年下半年完成首次飞行。

随着ARJ21新型支线飞机的交付和运营、C919大型客机的首次试飞以及中俄远程宽体客机的启动和发展,中国民用飞机正快速走向市场化、产业化和国际化。

通过C919和ARJ21新型支线飞机的开发,中国掌握了5大类、20个专业和6000多项民用飞机技术,加快了新材料、现代制造、先进动力等领域关键技术的群体突破。

发表评论